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魔女妈妈前篇之小姨的足下求生!】(13-14)【作者:一个人】
【魔女妈妈前篇之小姨的足下求生!】(13-14)【作者:一个人】
字数:904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三章

  「儿子~~!舒服吗?」

  戏虐的笑着,妈妈扭动着脚踝,带动着那已经完全插进我肉棒中的高跟靴跟搅动着,我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自己坚硬如铁的肉棒伴随着妈妈靴跟的摆动,此时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恐怕会以为妈妈是穿着平底靴踩在我的肉棒上!

  「不~~!不要~~!」

  哀求着,我丝毫不敢乱动,相比于前段时间那略显生疏的动作,现在的妈妈技术已然提升到了另外一个境界,这恐怕也是用奴隶的生命换来的!插进我肉棒中的靴跟并没有带来想象中的疼痛感,反而是阵阵酥麻的快感与强烈的充实感充斥着我卑贱的肉棒!

  「真乖~~!」心满意足的笑着,妈妈的另外一只黑丝玉足轻抚着我那积聚收缩着的子孙袋,此时我的肉棒就像是妈妈靴跟的套子一般,原本冰冷的靴跟在我肉棒的温暖下变得温热了起来。

  继续扭动着脚踝,高跟靴跟就像是钻头一般残忍的研磨着,积聚的精华得不到发泄,我只觉得撕裂般的疼痛感从肉棒根部传来!可妈妈的黑丝玉足继续挑逗着我那躁动的蛋蛋分泌着精华!

  强忍着那致命的疼痛感,冷汗直流之下我的肉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缩着,妈妈疑惑的瞥了我一眼。脚踩着高跟鞋的小姨快步走了过来,刚刚才享受了女仆口舌服务的她宛如青春少女般洋溢着诱人的气息,连忙提醒道:「姐~~!他的肉棒就快废了啊~~!」

  「啊?」妈妈的眼神中明显闪过一丝慌乱,下意识的想要抽出高跟靴跟,可动作已然有些颤抖,就像是有人要活生生的将我肉棒割掉一般!

  「妈~~!饶命啊~~!!」我双手虔诚地捧着妈妈的高跟靴,颤抖着哀求。
  「姐~~!他的精华已经快要射出来了,又被你的靴跟强迫着塞了回去,你再不把靴跟抽出来的话,那他的蛋蛋就会被自己的精华给撑爆的~~!」小姨在一旁提醒着自己那手足无措的姐姐。

  惊呼一声,妈妈连忙抽出了插在我肉棒中的靴跟,瞬间,就像是被抽干了一般,我浑身无力的瘫软在地上,肉棒已经急剧的萎缩,就像是一条蠕虫一般低垂于两腿之间。不过子孙袋中却像是尿涨一般的感觉越发的强烈的,积聚的精华想要喷出,可只能倒灌到子孙袋中!

  「嗯~~!我不行了~~!要死了~~!!!」

  欲望得不到发泄,脑子里一片空白,肉棒上肿胀的感觉与撕裂般的疼痛感交相辉映!双手捂着肉棒,我在地上翻滚着,从妈妈的脚边滚到小姨的脚下,然后又滚回妈妈的脚边,脸色惨白的我蜷缩着身体,用自己的脸一个劲的用力蹭着妈妈的高跟靴,用以减轻身体的疼痛感!

  「妹妹~!怎么办啊?」妈妈急得都快哭了,想要抽出那被我死死地抱着的高跟靴,可又怕又伤着了我。

  小姨无奈的摊开双手,无所谓的戏虐说道:「就这样吧~~!反正我是准备让他成为姐姐你的家畜人,被你养一辈子的,肉棒被废了也没什么不好吧~~!」
  「那怎么行!他可是我儿子!」

  掩面轻笑,小姨得意的瞥了我一眼,将高跟鞋伸到我胯下,紧绷着玉足,用高跟鞋的前端分开我的双手,不敢抵抗女王小姨,我只能配合着将自己那疲软的肉棒裸露在小姨的高跟鞋下!

  「别啊~~!你可是他小姨,你不会真的想要阉了他吧~~!」妈妈一把抓着小姨的手臂,对于眼前这位在人前无法无天的妹妹,妈妈可堪称是她唯一的软肋。

  「放心~~!姐,就是让他将精华发泄出来就行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我知道你宝贝你儿子,可你也不能有了儿子就忘了妹吧~~!」

  心里始终对于辍学独自打工挣钱供自己读书的姐姐充满了敬意的小姨安慰着妈妈,玉足优雅的一点,被白色丝袜包裹着的玉足顺势一脚踩到了我那疲软的肉棒上,温柔的揉搓着!

  我双手抱着妈妈的高跟靴,用自己脸去蹭着靴筒与黑丝美腿交接的地方,贪婪的呼吸着,享受着从靴筒内飘散而出的阵阵丝袜玉足的幽香。与此同时,小姨优雅的踮起玉足,隔着白色丝袜,修长的脚趾拨弄着我的肉棒,丝袜的柔滑伴随着异样的瘙痒感渐渐地驱散了那钻心的疼痛感!

  不耐烦的看着我那副一脸享受的样子,小姨加快了碾踩着我肉棒的频率,紧绷着的白丝玉足将我的肉棒抬起,猛的一脚跺下,脚趾隔着白色丝袜夹着我的子孙袋,玩弄着子孙袋中的蛋蛋,瞥了一眼我那渐渐地恢复了活力的肉棒,小姨嘴角勾起一丝诡异的弧度,对着妈妈轻声说道:「姐~~!我一个人玩多没意思啊~~!这样吧,我将他的肉棒放在榨精板下,我们俩一起来玩啊~!这样还可以让他更过瘾啊~~!」

  不顾我哀求的目光,妈妈的双眸间泛着兴奋的神色,连忙点了点头。得到妈妈首肯的小姨打了个响指,两位少女连忙将我拖死狗一般的拖到了沙发下,赤着小巧玲珑的玉足死死地踩着我胸口,熟练的将榨精板拉开,顺势将我那蠢蠢欲动的肉棒与低垂着的子孙袋塞进了榨精板中间的小洞中!

  妈妈与小姨并肩走来,两位女王优雅的坐在沙发上,她们都是穿着一只鞋子,另外一只丝袜玉足赤裸在空气中,相视一笑,两位女王不约而同的将自己的丝袜玉足踩到了我的肉棒上!

  小姨那被白色丝袜包裹着的玉足踩在我肉棒的根部,将我那蠢蠢欲动的肉棒踩进子孙袋中,用我的肉棒将子孙袋中的两颗蛋蛋分开,玉足用力一踩,将我的子孙袋与肉棒都踩在了脚下。与此同时,妈妈犹豫间也将自己的黑丝玉足伸到了我肉棒的前端,脚趾轻抚着我最为敏感的冠状沟!

  一黑一白两只绝美的丝袜玉足将我那卑贱的肉棒踩在脚下,榨精板之下的我只能认命的享受着!妈妈的黑丝玉足快速的前后摩擦着,小姨的白丝玉足优雅的踮起,直接将我肉棒与子孙袋中的蛋蛋踩扁!

  「不是想喷吗?现在就榨干你!」妈妈长舒一口气般的感受着自己玉足之下我肉棒的变化,脚趾微微张开轻抚着我的肉棒,加快了摩擦的频率。

  丝袜的柔滑伴随着内心的异样快感瞬间袭遍全身,在小姨的玉足玩弄摩擦下,我那原本收缩着是子孙袋渐渐地放松了下来,倒灌进我子孙袋中的精华也蠢蠢欲动着!疲软的肉棒恢复了活力,急剧的膨胀着,火热的肉棒企图顶起两位女王的丝袜玉足!

  察觉到了自己脚下的异常,妈妈眉目间满是笑意的戏虐说道:「不错啊~~!这么快就蠢蠢欲动了吗?」

  「这下姐你可以放心了吧~~!」小姨瞪了我一眼,那碾踩着我肉棒与子孙袋的玉足猛的用力一跺!

  没有多说什么,妈妈与小姨相视一笑后不约而同的挪开了丝袜玉足,没有了压迫没我的肉棒瞬间一柱擎天般的坚挺着,泛红的肉棒上爬满了青筋,颤抖着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小姨紧绷着白丝玉足,用前脚掌轻踩在我敏感的肉棒前端,轻轻地摇晃着!

  洁白高贵的白丝玉足踩在我卑贱丑陋的肉棒上,小姨顺势张开脚趾,用那修长的脚趾隔着白色丝袜夹着我肉棒前端!与此同时,妈妈的黑丝玉足也挪到了我肉棒的根部,一轻一重的碾踩着我的子孙袋,玉足前端顺着尿道轻抚着!

  「儿子~!想要吗?」妈妈的黑丝玉足翘起,贴合着我的肉棒,而小姨的白丝玉足也配合着妈妈的玉足,一黑一白两只丝袜玉足将我那卑贱的肉棒死死地夹在中间!小姨与妈妈都戏虐的用自己脚趾轻抚着我的尿道口,而妈妈那圆润的足跟更是直接放在我子孙袋上,将我子孙袋中的两颗蛋蛋碾踩着!

  「对呀~~!想喷在我们俩的玉足上吗?用你那卑贱的精华来为我们的玉足美容~~!」

  小姨继续用语言羞辱着我,她与妈妈的玉足相互轻轻地摩擦着,似乎是觉得这样的刺激还不够,小姨那轻抚着我肉棒前端的脚趾用力一夹我最为敏感的冠状沟,强烈的酥麻快感瞬间袭遍全身,将我积聚的精华撩拨得汹涌澎湃!

  「啊~~!!!」再也忍不住了,情不自禁的,我舒爽的呻吟着,一股股滚烫的精华顺势喷涌而出!高高喷出的精华在空中盛开,然后快速的掉落!乳白色的精华溅到小姨与妈妈的丝袜玉足上到处都是!

  就像是打开了水龙头般,源源不断的精华喷涌而出,妈妈心满意足的看着我那在她玉足玩弄下喷出精华的肉棒,而小姨则是诡异的笑着,将另外一只踩在白色高跟鞋中的玉足伸了过来!

  已经预感到了什么的我丝毫不敢反抗,小姨的玉足用力一夹,将我卑贱的肉棒死死地固定着,那悬在空中的高跟鞋优雅的扭动着,泛着金属光泽的尖利鞋跟长达十厘米,稍一瞄准,小姨慢慢的一脚踩下,精准的将鞋跟踩进了我那还在喷出精华的尿道口!

  才被妈妈的高跟靴跟玩弄过的肉棒下意识的一颤,可因为精华的润滑和小姨的技术确实好,我眼睁睁的看着小姨的鞋跟一点一点的没入我的肉棒中,可只感觉到了阵阵冰冷的触感!

  「放心~~!你小姨我只是让你喷得更舒服而已~~!」

  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我,小姨玉足用力一跺,高跟鞋跟瞬间完全没入我的肉棒中!充实的快感伴随着强烈的酥麻快感刺激得我欲罢不能,小姨眨巴着明亮的双眸,被白色丝袜包裹着的修长美腿朝上轻轻地一提,原本已经完全插进我肉棒中的鞋跟猛的拔出,就在冰冷残忍的靴跟即将抽出我肉棒的瞬间,小姨又猛的一脚跺下!高跟鞋跟又完全的插进了我的肉棒中!

  「是不是很舒服啊~~!被小姨用高跟鞋跟操你的尿道和肉棒~~!」那是我以往从未享受过的极致快感,我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尿道在小姨高跟鞋跟的抽插间被撑开了!

  蠢蠢欲动的妈妈在一旁欣赏着小姨用鞋跟熟练的玩弄着我的肉棒,妈妈在家里也用男奴这样玩过,可最终他们的肉棒都被妈妈给废掉了,胡思乱想间妈妈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尿意来袭,收回那踩着我子孙袋的黑丝玉足,伸手指着不远处跪着的一位女仆命令道:「滚过来,老娘赏赐你圣水!」

  「姐~~!圣水那样的好东西你怎么舍得赏赐给外人啊~~!你的宝贝儿子还没享受过你的圣水呢~~!」小姨继续用高跟鞋跟抽插着我的肉棒,与妈妈的靴跟玩弄不同,在小姨鞋跟的玩弄下我那犯贱的肉棒却更加的坚挺充满了欲望!
  稍一犹豫,妈妈神情复杂的看着我,双眼间泛着兴奋神色的妈妈走到我身边,叉开双腿,被黑丝袜包裹着的修长美腿是那样的性感高贵,撩开裙摆,此时我才发现妈妈居然没有穿内裤!

  圆润坚挺外形堪称完美的翘臀直接一屁股坐在了我的脸上,微微张开的蜜穴刚刚好按压在我的嘴唇上,没有丝毫的犹豫,我连忙一口含着,深吸一口气,鼻息间满满的都是妈妈胯下那充满着女性荷尔蒙的撩人气息!

  「舔~~!!!」呻吟着,妈妈冷冷的命令道。

  艰难的咽了口口水,我伸出贪婪的舌头轻轻地舔舐着妈妈依旧紧致粉嫩的敏感地带!灵活的舌头紧绷着,在妈妈的蜜穴中搅动着!

  「嗯~~!舒服~~!再进去一点~~!!!」妈妈忘情的呻吟着,一股强烈的水流瞬间喷涌而出!浓烈的圣水直接灌进了我的嘴里!不敢有丝毫的耽搁,我连忙快速的吞咽着!

  「儿子快喝啊~~!小时候用奶水喂养你,以后妈妈就用黄金圣水来喂你了~~!」

  将自己的儿子骑跨在翘臀之下,享受着儿子为自己口舌服务的快感,在圣水被我一滴不剩的喝下之后,我的舌头又伸进了妈妈的蜜穴中,粉嫩的蜜穴急剧的收缩着,夹着我的舌头,转瞬间,一股股甘甜的淫液从那粉嫩的蜜穴中喷出!
  快速的吞咽着,享受着来自妈妈的赏赐,我的舌头却更加快速的撩拨着妈妈的蜜穴,将她内心的欲望完全激发了出来,妈妈圆润的大腿被黑丝袜包裹着,死死地夹着我的腹部,坚挺的翘臀在我的脸上快速的研磨着,配合着我舌头的动作!
  与此同时,小姨的另外一只白丝玉足对着我低垂着的子孙袋用力一脚跺下!瞬间将我的蛋蛋踩扁!而那抽插着我肉棒的高跟鞋跟快速的抽出。在妈妈的翘臀之下,我大声的呻吟着,子孙袋中积聚的精华全部喷涌而出!

  「啊~~!!!」几乎同时到达高潮的妈妈浪叫着,身体颤抖着,淫液直接灌进了我的嘴里!

               第十四章

  「喂~~!贱狗~!我穿这双丝袜怎么样啊?」

  慵懒的斜躺在沙发上的小姨优雅的将那双被淡紫色丝袜包裹着的修长美腿伸到了我嘴边,修长且错落有致的脚趾隔着充满着高贵撩人诱惑的淡紫色丝袜轻抚着我的嘴唇,紧绷着玉足,小姨羞辱性的用紫丝玉足拍打着我的脸。

  深吸一口气,鼻息间满满的都是小姨玉足的幽香,胯下那被小姨用黑色丝袜将根部死死地捆绑着的肉棒也蠢蠢欲动着,谄媚的用自己的鼻尖去摩擦着小姨的足弓,连忙说道:「您无论穿什么都是极好的~~!这双淡紫色丝袜恰到好处的将您的高贵性感衬托了出来!」

  「真乖~~!嘴也甜,一会带你去看好戏~~!」

  伸了个懒腰,小姨打了个响指,两位和我一样浑身赤裸着的少女双手捧着一双白色的高跟靴爬了进来。小姨不喜欢在她眼中连狗都不如的男人来服侍自己的生活,于是从女犯人中挑选出了自己看得顺眼的,调教成母狗来服侍自己的日常生活,此时这两位女仆的蜜穴中被塞进一双小姨的棉袜!这是小姨对于她们的赏赐!

  「穿靴吧~~!」紧绷着紫丝玉足,两位女仆用嘴熟练的将白色高跟靴为小姨穿上,然后仰面躺在小姨脚下,脚踩着高跟靴的小姨看都没看脚下的女仆一眼,优雅的抬起玉足,高跟靴前端那厚达三厘米的防水台顺势踩到了两位女仆的蜜穴之上!

  有意无意的,小姨踮起玉足,用自己那圆润的高跟靴前端去研磨着两位少女的蜜穴,在小姨的高跟靴下,两位女仆发情般的浪叫着,虽然都是女人,可她们只配被高贵的小姨踩在脚下!

  「走吧~~小贱狗~~!对了,今早上我穿着出去跑步的鞋子就赏赐给你们了,拿去玩吧~~!」玉足轻点,小姨踩着两位少女的身体走出了房门,而爬起来的两位少女双手捧着小姨的运动鞋,拼尽全力的朝着自己胯下那潮湿的蜜穴中塞去!

           ***  ***  ***

  「主人~!您要的东西已经准备好了~~!」一身黑色皮衣将妖娆的娇躯衬托得别添几分诱惑,面无表情的刘璐手持一根血红色长鞭跪在小姨的脚下,像条努力讨好主人的狗一般用自己的脸去蹭了蹭小姨的高跟靴。

  残忍的笑着,抬起高跟靴拍了拍刘璐的脸,小姨脚踩着高跟靴进入了满是刑具的房间之内,目力所及之处,十几位小男孩蜷缩在墙角瑟瑟发抖!漫不经心的伸出那被黑色蕾丝及肘长手套包裹着的芊芊玉手,指着离自己最近的一位小男孩冷冷的命令道:「滚过来,舔老娘的靴底~~!」

  慵懒的声音配合着小姨冷艳的俏脸,高贵的女王气势呼之欲出,痴痴呆呆的望着小姨的男孩吞咽了口口水,却像是看呆了一般一动也不动,只是眼神灼灼的盯着那双紧紧贴合着小姨紫丝美腿的白色及膝高跟靴!

  「嗯?」秀眉微皱,小姨顺势接过女狱警递来的一根黑色皮鞭,玉手轻挥,鬼魅的皮鞭宛如灵蛇般在空中划出一道美妙的弧度后精准的缠绕在男孩胯下那还未发育的肉棒上!

  「你~~!你想干什么~~!啊~~!!!」灼热般的疼痛感从肉棒上传来,小男孩下意识的双手握着那鬼魅性感的皮鞭,似乎预感到了什么的他一脸惊恐的望着冷艳高贵的小姨,内心深处那股异样的感觉却越发的强烈了!

  饶有趣味的看着小男孩,小姨现在很是喜欢玩弄这些没用被调教过的奴隶,喜欢欣赏他们被自己折磨时各种奇异的表现,偶尔也会对着犯人进行刑讯逼供,在奴隶们痛苦的呻吟中,小姨会渐渐地达到高潮,奴隶越是痛苦,小姨就越是兴奋!

  傲然站立着,宛如降临人间的女神一般,小姨拉扯着手中的皮鞭,从我的角度看去可以清楚的看见男孩那被皮鞭死死地缠绕着的肉棒被瞬间拉长!虽然男孩双手拼尽全力挣扎,可一切都是徒劳的!

  「啊~~!不~~!不~~!!!」凄厉的惨叫着,男孩双手死死地握着皮鞭,可在那人所不能忍受的疼痛感刺激下,还是一步一步踉踉跄跄的朝着小姨爬了过来!

  半眯着媚眼,精致的俏脸上满是轻蔑的神色,小姨只是慢慢的拉扯着,她就是要从心里上彻底的将匍匐在自己脚下的童奴们征服!转眼间男孩已经爬到了小姨的脚下,泪眼婆娑间可怜兮兮的抬起脑袋望着冷艳的小姨,四目相对之下连忙低下了脑袋,眼角的余光却是不自觉的看着那双紧紧贴合着小姨紫丝美腿的白色及膝高跟靴!

  在男孩的潜意识中还没有高贵威严之类的感受,他想要站起来,当看见小姨的目光时内心中酝酿许久的抵抗意识瞬间被击散得无影无踪!似乎自己只配匍匐在眼前这双性感的及膝高跟靴下!胡思乱想间胯下那还未发育被皮鞭死死地勒着的肉棒上充满了异样的快感!

  俯视着自己脚下卑微的男孩,小姨很是满意他这种样子,冷哼一声,优雅的抬起玉足,高跟靴前端那厚达三厘米的防水台悬在男孩的脑袋上,尖利的靴跟在刺眼的灯光下泛着寒光!

  「我的靴子漂亮吗?」玉足轻点,小姨羞辱性的用自己高跟靴的前端拍了拍男孩的脸。

  咽了口口水,男孩抬起脑袋却只能看见小姨那近在咫尺的洁白高跟靴,不知怎么回事,虽然被小姨这样羞辱的玩弄,可男孩的心里却带着丝丝窃喜!被皮鞭勒得死死地的肉棒虽然还未发育,可已然坚挺到了极限!

  「贱货!老娘问你话呢!我的靴子漂亮吗?」

  秀眉微皱,被紫色丝袜包裹着的修长美腿用力一跺!原本悬在男孩脑袋上的高跟靴猛的踩下,坚硬的靴底瞬间一脚直接将男孩的脑袋踩在脚下,一声闷响之后,男孩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只能忍受着被小姨的高跟靴踩在地上的屈辱!
  「呜呜呜~~!!!」被小姨那高贵性感的高跟靴踩着脑袋的男孩只能发出语焉不详的求饶声,四肢无助的在空中挣扎着,双手下意识的抱着小姨的高跟靴,嗜血的本能与虐杀的欲望被撩拨起来的小姨踮起前脚掌,用高跟靴前端厚达三厘米的防水台去残忍的研磨着男孩的脑袋,强大的压力下,男孩身体颤抖着,双手企图挪开小姨威严的高跟靴,可在小姨玉足之下一切都是徒劳的!

  深吸一口气,小姨用力的一拉自己手里的皮鞭,男孩挣扎得更加厉害了,他身体的颤抖透过坚硬的靴底传达到小姨那被紫色丝袜包裹着的玉足上,更加激发起了小姨虐杀的欲望!一脚踩在男孩的脑袋上残忍的研磨着,另外一只玉足则是顺势微微翘起,冰冷的靴跟精准的踩到了男孩那还未发育的肉棒根部!

  「舒服吗?可惜了啊~~!本来是想吃了你的肉棒的~~!」毫不在意的摇了摇头,小姨的双眸间浮现出一丝阴毒,足跟用力一踩,从我的角度可以清楚的看见那长达十五厘米的靴跟顺着男孩的肉棒根部踩进了他的身体里!

  居高临下的小姨只是享受着男孩在自己高跟靴下挣扎的快感,被黑色蕾丝及肘长手套包裹着的芊芊玉手用力一挥,男孩那卑贱的肉棒瞬间被皮鞭拉扯断了!在空中划出一道美妙的弧度后那还未发育的肉棒从鞭稍掉落到地上,还在蠕动着的肉棒似乎在述说着男孩此时内心的不甘!

  一脚将被自己阉割并且已然是气若游丝的男孩踢开,脚踩着高跟靴,小姨漫步到另外一位看样子只有六七岁的男孩身边,只是瞥了一眼被刚才的一幕吓得瑟瑟发抖的小男孩,冷冷的问道:「你说我的靴子漂亮吗?」

  「漂~~!漂亮~~!求求你,不要杀了我啊~~!」已经被吓傻了的小男孩只是一个劲的对着小姨磕头,带着哭腔的哀求着!

  「漂亮吗?可你看都没看我高跟靴一眼啊~~!」不耐烦的皱了皱眉,被紫色丝袜包裹着的纤细美腿朝后一带,紧紧贴合着紫丝美腿的及膝高跟靴对着小男孩的两腿之间就踢了过去,带着圆润弧度的高跟靴前端精准的一脚踢到了小男孩胯下的肉棒上!毫不留情的一脚直接将小男孩那细小的肉棒踢进了身体中!
  条件反射般的,小男孩身体朝前倾,双手死死地抱着小姨的高跟靴,双眼突出似乎是不相信眼前这双绝美的高跟靴会对自己做出如此残忍的事!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可小姨似乎还是不愿放过这个可怜的小男孩,小姨慢慢的收回了玉足,残忍的笑着,又是一脚对着刚才已经被自己踢得深陷进身体中的地方踢了过去!
  接连挨了小姨两脚的小男孩已然晕了过去,浑身瘫软的他依旧死死地抱着小姨的高跟靴,用力一蹬,将小男孩踢开,对着跪伏在一旁的刘璐戏虐说道:「看他都喜欢我的靴子啊~~!死了都不愿意放开,这样吧,你把他拖下去活剐了,我要用他的皮来做靴子!」

  「阿姨~~!我是李一鸣啊~~!您不认识我了吗?前几个月您还来过我家的~~!」一位看样子十二三岁的男孩就像是见到了救命稻草般的快速爬到了小姨的脚下,用自己的脸讨好般的拼命的蹭着小姨的高跟靴。

  「李一鸣?哦~~!原来是市长的私生子啊~~!」戏虐的笑着,小姨微微翘起玉足,用高跟靴的前端将李一鸣胯下那犯贱般膨胀着的肉棒轻踩在脚下,俯视着李一鸣,柔声说道:「你妈前几天不是被市长的老婆给踩死了吗?她就将你送到我这里来了,让我好好的玩玩你~~!」

  眼神灼灼的盯着那只将自己肉棒踩在脚下的洁白高跟靴,李一鸣谄媚的说道:「阿姨!我愿意一辈子服侍着您~~!」

  「可我不想被你一条狗杂种服侍啊~~!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老实告诉你吧~1你妈当年就是我安排到你那贱狗老爸身边的,而市长的老婆也不过是我脚下的一条母狗而已~!」

  用力一碾,李一鸣凄厉的惨叫一声,小姨的高跟靴死死地将他那卑贱的肉棒踩在脚下!优雅的踮起玉足,残忍的研磨着,左右扭动着脚踝,享受着将男人的象征踩在脚下时那种极致的快感!

  「狗杂种~~!你还是处男吧~~!在你死之前我可以满足你啊~!让你那卑贱的精华喷射在我的靴底,为我洗靴子啊~~!」

  话音刚落,小姨的高跟靴跟已经离开了地面,残忍的扭动着玉足,而李一鸣那坚硬如铁的肉棒已然深陷进了小姨的靴底防滑纹中!下意识的,他也死死地抱着小姨的高跟靴,小姨很是喜欢被虐杀的奴隶卑微的抱着自己的高跟靴乞求自己饶恕,并且他们身体的颤抖透过高跟靴传达到小姨的美腿上,会让小姨更加兴奋!更加残忍的虐杀他们!

  「不~~!我不想死~!啊~!!!」

  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小姨的玉足加快了研磨李一鸣肉棒的频率!呻吟着,李一鸣再也忍不住了,童子精混合着鲜血喷射在小姨的靴底!残忍的笑着,小姨高跟靴慢慢的朝后拉扯着,已经深陷进她靴底的肉棒被从根部拉扯断了,而在李一鸣痛苦的哀嚎声中,他那卑贱的肉棒已然变成了小姨脚下的一滩烂泥!

  「把他也拖下去,砍断四肢做成人厕送给市长夫人,让她慢慢的享用吧~~!」
  轻言细语中小姨对李一鸣做成了最终审判,脚踩着沾满了李一鸣精华与肉棒残渣的高跟靴,小姨宛如地狱来的魔鬼一般俯视着自己脚下被吓尿了的男孩,秀眉微皱间戏虐的问道:「怎么被吓尿了啊~~!我有那么可怕吗?」

  泪眼婆娑的男孩擦了擦眼角的泪花,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在看见小姨那威严残忍的双眸时又快速的摇了摇头,被眼前血腥残忍的一幕吓傻了的他下意识的想要逃跑,内心求生的欲望促使着他远离小姨那威严性感残忍的高跟靴!

  「怎么了?想逃吗?回答了我的问题就放了你~~!我的高跟靴漂亮吗?」小姨戏虐的又提出了刚才的问题,虐杀奴隶的快感已然刺激得小姨胯下粉嫩的蜜穴间潮水泛滥了!

  男孩看着那近在咫尺的白色及膝高跟靴,以及高跟靴之上那在紫色丝袜中若隐若现的修长美腿,男孩感慨着说道:「漂亮~~!真漂亮~~!」

  「既然我的高跟靴这么漂亮,那你想被我的高跟靴踩死吗?」

  偏着脑袋,小姨眨巴着明亮的双眸挑逗般的看着一脸惊恐的男孩,没给他反应的机会,洁白高贵的高跟靴伸到他的胯下,残忍的一脚跺下,死死地将那卑贱的肉棒踩在了脚下!另外一只高跟靴优雅的抬起,扭动着脚踝,长达十五厘米的靴跟轻抚着男孩的眼睑,波涛汹涌的双峰强烈的气氛着,小姨慢慢的将自己那冰冷残忍的靴跟插进了男孩的眼眶中!

  「啊啊啊~~!!!」拼命的挣扎着,男孩的肉棒被小姨的高跟靴死死地踩着,残忍的靴跟瞬间插进了他的眼眶里!

  『滋滋滋』的声音与『噗』的一声从小姨的高跟靴下传来,男孩在强烈的刺激下,卑贱的肉棒喷出了一股股的精华,而她的眼珠也被小姨活生生的踩爆了!
  优雅高贵的站在男孩的身体上,享受着自己脚下男孩拼命的挣扎,小姨居高临下的看着剩下的童奴们,戏虐的说道:「准备好了吗?你们谁是下一个呢?」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