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女忍的诱杀】【作者:startpantu9】
【女忍的诱杀】【作者:startpantu9】
字数:76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流风,你这次任务必须小心,敌对大名家也是有忍者在背后支持的。而且还是比较神秘的樱花流,这可是传说中很可怕的忍者流派,所以这次的任务是刺探地方大名的军事情报,然后尽快返回!」坐在上位的老者是我的师傅,现在我们侍奉的大名家正在遭受敌方的攻击,所以这时候获取对方的情报就显得的比较重要,加上最近村子里人手吃紧,只能由我来执行这次任务了,作为村子里边为数不多的上忍,一般这种刺探的任务,都是交给下忍,或者是中忍去做的,不过既然现在人手不够也只能我来了。至于师傅说的什么樱花流,我倒是完全不在意,这种连听都没听过的小流派,根本就是个笑话,如果说对方是甲贺、伊贺、风魔这些大忍者流派,我还是需要警惕一些,至于那些小流派在我眼里,完全就是个摆设,虽然我透波里不算是大派别,但也不是这些不入流的小派可以比的。
  「哈,果然很简单,」面对城门接口的排查,我都懒得使用其他技巧,简单使用话术就混进来了,看来这次的任务会很轻松。首先呢是,先去练兵场看看吧,看看对方士兵的素质……想到这里,我迈着轻巧的步伐来到了练兵场。看到对方士兵正在操练,而且明显是训练有素的精兵,看到这里我不由得露出了担忧的神色,看来这次主家的战斗不会轻松啊,就在我沉思之际,一阵香风传进了我的鼻腔,随后一个甜的让人发腻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中「这位先生,好像我没有见过你,你是?」从声音就能判断出这是一个美女,我转过头来,作为忍者冷静是第一要素,不过我看到面前的女子还是短暂的失神了一下,面前的女子,一身和服,衣摆已经拖到了地上,而且发髻也是那种公主发髻……

  嗯。这么说面前的女子是某家武士家的女儿吗?不过这种容貌真是……估计最后也是落在大名的手里,面前的美女长得闭月羞花,脸上带着和曦的微笑,一头黑色的秀发,身材高挑,虽然肌肤大部分裹在衣服里边,不过从露出来的玉手和脖颈的位置可以判断出皮肤也是那种白皙透嫩,吹弹可破。啧啧,真是尤物……

  「那个……先生,你这么看着我的话是很失礼的。而且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如果你不回答我的问题,我会认为您是混进来的细作。」女子的声音开始变得严肃,很难想象面前的女子还有坚韧的一面,我得急忙整理思绪,用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说道「小姐,你可千万不要乱说,细作被抓到惩罚可是很严重的。我只不顾是个混口饭吃的商人,你看……」说着我拿出提前准备好的东西「小人是卖茶具的商人」美女看到我的茶具,松了一口气,「真是太好了,我真怕您是细作呢,因为第一眼看到您就觉得很亲切,原来是茶具商人」说完开始认真的挑选茶具「您知道吗?我超级喜欢茶艺。」女子一边挑拣着茶具,一边和我攀谈着。从她的言语之间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面前的女子很精通茶道,。很多说法,就是我这个精通各个方面技艺的上忍也略显不如,不过我一个商人也说的过去,没有引起怀疑,攀谈了许久,我也套出了一些东西,她是大名的女儿,呵,这下好了,有了可以带我进去的理由了,于是我拜托她带我去觐见大名,推销我的茶具。美女显然被我的学识和我偷来的这些茶具征服,答应带我去见大名。

  有这位公主的引荐我还是很容易就见到了这位大名,其实我主要的目的并不是来见他,我的主要目的是打探城中的结构,好为我的潜入做准备,和大名的这次会面还算是顺利,这个老奸巨猾的东西企图套出我的话,不过被我好巧妙地避开了,不过虽然我的话术精湛。在这老家伙面前还是没有讨到啥便宜,总之是一次和谐的会面……

  当夜。我换上了忍者装,看着远处高大的天守,嘴角露出了笑容,「老狐狸,我来了,希望你能配合一下喽。」我一个闪身,就飞上了城墙,灵巧的翻过城墙。躲避过守卫。顺利的来到了天守城门口。刚准备潜入,忽然一丝异样的气息传进我的鼻腔。随后我急忙停了下来,四下张望了一下,看到在一个不显眼的地方有一枚毒针「呵,看来这所谓的樱花流还是有些手段的,预料到意外的到来,不过……」我轻易的就接触了陷阱「手段还是太嫩了……」我顺利的进到了天守。
  回想了一下今天白天的记忆,我轻车熟路的往议事厅走去……我潜在议事厅外的阴暗处,往里看去,里边没有其他人,只有一位身着贴身忍者服的女忍,我眼睛一缩,接着一个空翻往后撤去。不过刚撤了一步,就以更快的速度冲进了议事厅,外边有东西给予了我强烈的危险感觉。

  「呵呵,感觉很敏锐呢,要是你再迟进来一会,可能我会省下很多事呢,」女忍一边端起桌上的茶杯喝着茶,一脸好整以暇的看着我,我调整了一下姿势,看到了面前的女忍……嗯?我皱了一下眉头,用疑惑的语气说道「下忍?」忍者的话是有特殊的办法来分辨对方的级别的,这些都是机密,不过每个派别都是差不多的,所以我很轻易的看清楚面前的女子是一个下忍,看到她如此淡定的,反而让我有点警惕了,按道理,一个下忍在面对上忍的时候应该是完全没有抵抗能力的,随后我背后拿出两只手里剑,可是我还没出手,对方就将一边的房门打开。里边满满的全是炸药!而她手里则拿着火烛……女忍一脸挑衅的看着我「流风大人,你觉得,我这个下忍换你上忍的价值怎么样?」

  「切。」我无奈的啐了一口,别说她一个下忍了,就算是再贴十个中忍进来,也是赔,不过这个距离,无论我是去夺火烛,还是逃跑都是不行,现在怎么办呢?女忍看出了我的犹豫,缓缓的起身,冲我说道「流风大人你好,就说你任务完成率是100% 希望您这次也能成功,我其实是您的粉丝呢,这样吧……」女人打开炸药的房间,只见炸药围绕的里边有张床,女人用娇媚的语气说到「我们樱花流,最擅长的就是媚术了,这样吧,流风大人来和我进行BF战斗,如果流风大人获胜,那么我就让您离开如何?」看她的眼神,我就知道我没得选择。从另一边走进了房间,而女忍也进来了,将火种就放在触手可及的地方,我眼神一凌也许这是机会,我可以瞬杀她!我还没来得及行动,对方就用淡淡的语气说道「我体内已经吞了秘药,只要是一失去生命气息,炸药就会爆炸,所以流风大人还是乖乖的和我进行比试吧……」

  无奈,我只能叹了口气,站在床边,看着女人的下一步动作。女忍身体旋转了一圈,裹在身上的忍者服就消失不见了,转而是里边那件渔网内衣还留着,透过这件内衣可以看到女忍完美的身材,修长的和双腿,硕大的双峰,加上纤细的腰肢,而且她看到我看着她的身材,还故意的开始扭动自己的水蛇腰来配合着我的欣赏,让我不由的咽了一口口水。尤其女忍那双大长腿,分外的吸引人,鼻子修长,在连身的网状内衣的包裹下有一种别样的美感。看到我盯着她的腿看,女忍很配合的抬起自己的美腿,用脚尖对着我的下体画着圈圈,「来流风大人,人家已经准备好了,流风大人还再等什么呢?」

  看着面前的下忍,我不由的皱了一下眉头,奇怪,明明是简单的魅惑,为什么我会有感觉?作为上忍,我各种训练都是超级严格的,至于床第之间的BF战斗,虽然不如女忍训练的多,但是,一个小小的下忍竟然能用简单的魅惑影响到我,真实不可思议,而且看着她玲珑有致的身材,我的下体竟然勃起了而且还微微的渗出了透明的液体,「哼!」我一个空翻,身上的衣服边分散开了,而我结实的肌肉,女忍不由的发出了赞叹「啊……流风大人的身材真棒~ 嗯?」女忍疑惑的皱了下眉,随后用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我。我跟着她的眼神往下看了一下,原来我渗出的透明液体将自己的内裤打湿了一点,正好被细心观察我的女忍发现。
  「看来流风大人最近一直忙着工作都没有时间来发泄个人的情绪呢,没关系哦。今天就让人家来陪流风大人好好的发泄一下吧」女忍捂着嘴轻笑着。

  「哼,口舌之快。」我不屑的哼了一声,随后脱下了自己的内裤,在脱下的瞬间,用内裤在自己的渗出液体的肉棒上边抹了一把,将液体擦干净,随后一把将内裤扔到一边。让我尴尬的是,那片被我擦拭掉的液体的痕迹,正好的翻在了上边,而女忍看着我的内裤,对着我轻笑的说道「流风大人,你没必要掩饰哦,反正刚才人家已经看到了。对了,还没有自我介绍。」说着女忍打开了自己的发髻,将自己的黑色秀发飘散开来「正式见面,流风大人你好,我是樱花流下忍?飞花~ 请多指教」

  「呵,想要这种手段来松懈我的情绪吗?无聊,透波众?上忍?流风!」我无所谓的回答道,看着飞花的身体,虽然是下忍,不过在媚术的BF战中一般来说是女性比较占优势,不过,作为上忍的我,还是速战速决吧,说着我一个冲刺来到了飞花的面前,在她面前诡异的一笑,飞花看到我冲过来,但是我的速度太快,她没来得及反应等到我冲到她的面前,看着诡异的笑容,飞花面色一凌,双手冲着我的脖子就抱了过来。而就在她要抱住我的瞬间我诡异的消失了,随后出现在她的背后,飞花伸出去的双手来不及收回来,我双手从外两边夹住她的双手,随后微微用力将她托的双脚离地,人类的本能,在双脚离地是时候会挣扎一下,我看准机会,在飞花挣扎的一瞬间,挺动自己的粗大的肉棒,直接捅进了她的蜜穴。

  「啊……」飞花猛的昂起头,发出了一声舒爽的娇嗔,悠扬的嗓音让我内心不由的躁动了一下,不过我还是很快的反应过来,拖着飞花四处的行走,同时粗大的肉棒借着行走的时候开始疯狂的抽插着飞花紧窄的蜜穴……

  上来就遭受到上忍的疯狂攻击,很快的飞花就失去了自我,一笔一波的快感,很快的让她沉浸在肉欲的享受之中,随着我的抽插,不停的发出浪叫,而下身的淫水也开始随着我们的交合的地方,慢慢的经过我的双腿流到地上,而飞花的身体是那种很敏感的类型,这倒让我很意外,一般这种体质是不会来休息媚术的,因为这样很容易就会被对方打倒,看来自己今天会胜的很轻松,我现在只是单纯的抽插已经让飞花失去了自我,倘若再加上其他技巧?想到这里,我将飞花压下,把她上身趴在床上,我从背后抽插着她的蜜穴,而我的双手于背后在她的双乳开始肆意的蹂躏,飞花的双乳摸起来异常的舒服好像可以把我手吸住一样,明明按在她双乳的手是我的,但是我却感觉不到我在控制自己的双手,反而是好像对方的入肉在带动我的手抚摸一样,随后我抽插的力度开始加大,飞花的浪叫声一波接着一波的传来。让我渐渐的也有了感觉。虽然这段时间飞花在不停的高潮,但是她的体力仿佛没有消耗多少,这倒是让我很奇怪,一般来说,普通女子三次就是极限了,而女忍的话也不会多太多,不过现在的情况显然是飞花天赋异禀,果然敢主动的提出BF的,肯定不是简单的人物,不过现在已经被我掌握了主动,她已经没机会了,想到这里我的警觉不由的松懈了下来,可是就在我松懈的一瞬间,本来飞花站在地上的双腿忽然离开了地面,变成了和身体平行,双腿夹在我的腰间,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夹着我的双腿将我用力的往天上一扔,而我的双手被飞花紧紧的按在了自己的胸部,我插在她体内的肉棒也抽了出来,我的身体在空中划出了一个弧线,便头朝下坠在了床上。强烈的冲击让我双腿也垂在我的脸颊两边,而飞花在空中以一个人类根本不可能完成姿势,直接顺势坐在了我的脸上,我的双腿也被她用修长的美腿夹在了自己的腿弯之中,而刚才我还在抽插的蜜穴现在已经完全堵在了我的嘴上,口鼻之间全是飞花臊臭的淫水,我的口鼻完全的被飞花的蜜穴压制了,而身体奇怪的姿势让我用不上力气来反抗,空有一身上忍的本事却没办法抵抗,而由于我的姿势,我的肉棒和菊花完全的暴露在了飞花的视线中。

  「哈哈。流风大人,下面该人家的回合了,刚才你可是毫不留情的攻击人家呢,下面就让我们礼尚往来吧……」说着飞花一边开始扭动自己的腰肢,用自己的蜜穴来套着我的鼻尖和嘴巴,敏感体质分泌的淫水不时的流进我的嘴巴,而喝下飞花淫水的我,感觉浑身燥热,而飞花的淫声浪语不绝的传入我的耳朵,刺激着我的神经,我的肉棒已经开始流出前列腺液了。这一切飞花都看到了眼里,随后,飞花一边浪叫,一边用魅惑的声音问到「流风大人,你是不是很难受呀,要不要人家来帮你服务呢?人家的手交,口交,或者乳交都是很厉害的哦……」对于飞花的诱惑,我选择沉默,虽然我现在本来就发不出声音。飞花在我的肉棒上边吹了一口气,细小的微风轻抚让我的肉棒跳动了一下「哈哈,流风大人的小东西真可爱呢,那么要不要人家帮忙呢?如果需要的话,流风大人就好好的伸出舌头来舔舐人家的蜜穴,把人家舔开心了,说不定,我会让你如愿哦……」

  飞花还在不遗余力的诱惑着我,不过我显然是不会让她如愿的,我还在寻求着反击的机会。飞花看出了我的抵抗,声音变得冷冷的「哼,死到临头还装样子,那就不要怪我了。」

  「寅、午、申、子、亥、酉!忍法?淫毒花蜜!」作为下忍的飞花显然发动忍法还是需要结很长时间的印的,不过现在我被她完全的压制住了,所以她有充分的时间来结印,随后飞花的身体开始发烫,而飞花的蜜穴开始伸出潺潺的花蜜,甜甜腻腻的,我被强制的挂下去不少,而上边飞花用手指撑开了我的菊花,嘴里的口水越吐到了我的菊花里边,液体的流入,先是让我感觉到凉丝丝的异常的舒服,可是没过多久就开始发烫,让我恨不得自己用手指使劲的扣弄,而吞进嘴里的液体让我完全处在发情的状态,此刻压在我口鼻之间的蜜穴是那么的亲切,我伸出舌头卖力的舔舐着飞花的蜜穴同时贪婪的吮吸这里边伸出的花蜜,而我的肉棒也胀到了前所未有的硬度而且还一跳一跳的,但是。飞花仿佛在故意的忽略她,明明用手在我的大腿以及其他地方来回的抚弄,却每次都跳过我的肉棒……快感一波接一波的从拴着的神经,让我超级的难受,偏偏还没办法释放出来。

  「哼,流风大人,刚才不是还很抗拒舔我的蜜穴吗?现在怎么像只狗一样的舔着我的下面?」飞花轻蔑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让我稍微的清醒了一下,不过随即强烈的快感再次淹没了我的思考……「流风大人,要不要人家来让你好好的爽一下呢,你如果不想要的话就停下来,不要再舔人家的蜜穴了哦,如果你还想继续,人家可就要……」

  此刻我已经没办法思考了。只能被动的接受,那香甜的蜜汁还是分外的吸引人。而看到我不说话,飞花露出了阴谋得逞的微笑。随后双手结印。「忍法?榨精之氲!」只见飞花的双手上边升起了粉色的雾气,随后飞花诡异的微笑了一下,那双带着粉色雾气的双手就攀上了我的肉棒,飞花的技术很棒,两只玉手灵巧的逗弄着我的肉棒,而且分工非常的明确,一直手挑逗着的蛋蛋,一只手摩擦着我的肉棒,而那些粉色的雾气竟然慢慢的粘在了我的肉棒之上,随着飞花的动作这些雾气越沾越多,而我此时根本不知道,只是在飞花的胯下不停的吮吸着她的蜜汁,身体越来越敏感,然后肉棒也开始一跳一跳的。随后飞花在我的龟头上边用力的摩擦了下,然后猛地在我的龟头前端弹了一下,我的身体开始痉挛,连带着坐在我身上的飞花也上下欺负,好想在用蜜穴操着我的鼻尖一样,而我的精液也一股一股的飞散出来,诡异的是,我的精液没有射到别处,而刚出就被我肉棒四周的粉色雾气吸收,随后四周的雾气开始变得凝实,而飞花也嘴角露出了笑意,将依然带着雾气的玉手的手指挺进我的菊花,那些凝实的雾气开始慢慢的实体化,最后变成了一个粉色半透明的飞机杯套住了我的肉棒,而且里边还在不时的蠕动着,可以清楚的看到肉棒被蹂躏的样子,飞机杯不时的蹂躏着我的肉棒,而飞花插进我菊花里边的手指,也在四下的摸索,好像在探路一般,来回的四周摸索,这样给我带来的快感是巨大的,在飞花的刺激之下我又一次射出了精液,随着我射精的脉动,飞花好像也找到了想找的东西,随后手指按在我的前列腺位置,开始抖动,催促我的射精,被这样责备着,我的精液像是喷泉一样射了出来,而随着我精液的射出,套在我肉棒上边的飞机杯更加的凝实,同时压榨肉棒的能力也开始变强,已经可以震动了,而飞花的手指也已经抽出了的菊花,。不过,让我恐惧的是,刚才被飞花摸索过的区域已经出现了如刚才飞机杯样式的半透明肛塞,尤其那个压着我的前列腺位置突起,还会缓缓地震动着,不多时,我又被强行的榨出了精液,而每一次我射精都会让这些责备我的道具更加的进化,而飞花已经离开了我的身体,冷冷的站在一边,用美脚踩着我的脸颊「这就是上忍的实力吗?流风,你真让我失望呢,不过,你慢慢的在这里爽吧,放心,这些东西不会一下要了你的命的,它们会慢慢的照顾你,让你随时徘徊在天堂与地狱之间,你会感受到至高无上的快感和那种想射不能射的地狱……啊哈哈哈哈啊哈!」飞花嚣张的大笑起来,随后身形开始模糊,然后一个和我长相一模一样的身形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而飞花那魅惑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流风大人,你这具皮囊就借给我用一下,不知好歹的透波里,尽然派人潜入……不照顾一下说不过去对吧……哈哈哈」随后飞花身影化作一阵碎片消失,而她消失的一瞬间我分明感觉到了上忍的气息……那么她到底是?

  现在的我已经没有办法思考这些了,套在肉棒上边和插在后庭的道具不时的侵蚀着我的身体,让我清醒的时间也越来越短,身体也越来越敏感,随便被刺激几下就会射出精液,而随着的精液射出我感觉自己的实力在流逝,恐怕这就是所谓的吸精之术,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被吸精的感觉真的是太棒了,让我仿佛想要放弃求生的念头,静静的在这里被吸干……

  「啊!!……」随着我的呻吟,我的精液再一次射了出来,也许是飞机杯积累的精液太多了,所以我这次的射精有已大股精液飞散了出来,不偏不倚的射到了自己的脸上——颜射。以前只有我玩弄那些女忍在她们屈辱的脸上射出自己的精液,没想到风水轮流转,现在我也被颜射了而且还是被自己颜射。强烈的屈辱感刺激着我的神经,我再次射出了精液,这次比上次更多的精液射到了我的脸上,我眼角含着泪光。享受着被自己颜射的快感,渐渐的,精神开始崩坏,成为一个沉浸肉欲的傀儡……

  而用我身份潜入透波之里的飞花,也很快的将一些重要头领诱杀,我的身份比较特别而且飞花还带回起了机要的情报所以没有被怀疑,直到最后,我敬爱的师傅,也被飞花玩弄致死,大家才恍然大悟,可是已经迟了,堂堂的透波之里,竟然被一个——中忍毁灭。

  飞花,一个谜一样的忍者,七天后有人在风魔看到她的身影而她此时竟然是学童的实力……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